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汉砖上的成都记忆

婚姻 时间:2019-06-13 编辑:太阳城申博 浏览:
2019年06月11日 星期二 往期回顾 新闻列表返回目录 中青报系 汉砖上的成都记忆 卢升弟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9年06月11日04版) 桑园画像砖拓片 市肆画像砖拓片 戈射收获画像砖 车马过桥画像砖拓片 酿酒画像砖拓片 酒肆画像砖拓片 宴饮画像砖拓片 歌舞宴

2019年06月11日 星期二

中青在线

  往期回顾

汉砖上的成都记忆

 新闻列表 返回目录     

中青报系

汉砖上的成都记忆

卢升弟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9年06月11日   04 版)

汉砖上的成都记忆

桑园画像砖拓片

汉砖上的成都记忆

市肆画像砖拓片

汉砖上的成都记忆

戈射收获画像砖

汉砖上的成都记忆

车马过桥画像砖拓片

汉砖上的成都记忆

酿酒画像砖拓片

汉砖上的成都记忆

酒肆画像砖拓片

汉砖上的成都记忆

宴饮画像砖拓片

汉砖上的成都记忆

歌舞宴乐画像砖拓片

汉砖上的成都记忆

市肆画像砖

汉砖上的成都记忆

市肆画像砖

    导读

这是汉代的成都,还是成都的汉代?答案是:这既是成都的汉代,也是汉代的成都——好一幅独特的成都画面,也是好一部汉代的独特历史。这幅历史图画是以“汉画像砖”为经,汉代历史文献为纬,从几个侧面织就成都的生活面貌,从而也展示了汉代的历史风景。本文最难得是其独特的叙述角度和可触可摸的历史细节。

---------------

浣花溪带着花香在成都城西缓缓流过,经过几个蜿蜒曲折,在百花潭附近汇入南河,四川省博物院就坐落在风景如画的浣花溪畔。

走进负一楼的《四川汉代陶石艺术馆》第二展厅,映入眼帘的是琳琅满目的汉代画像砖藏品。据四川省博物院学术研究中心原主任陈志学研究员介绍,四川汉代画像砖主要出土于成都及其周边的郫县、双流、大邑、新都、彭州、德阳、什邡、广汉等地,目前已发现一千多种。画像砖上的图案内容十分丰富,涉及当时的生产劳动、商业市肆、文化教育、礼仪风俗、居家生活、车马出行、建筑庭院、舞乐百戏以及神话传说等,几乎就是一部汉代成都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

陈志学也是一位多年从事画像砖研究的专家。他认为,画像砖是汉代厚葬风气的产物。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财富的增加,再加上“举孝廉”制度的实施,自春秋时代以来流行的厚葬习俗,到了两汉特别是东汉时期,已经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人们不仅将死者生前使用的各种物品做成随葬品,还发明了这样一种反映墓主生前生活的画像砖,把它们装饰、镶嵌在墓室之中。

我细细打量着这些形形色色又极具艺术表现力的古砖——

它们在汉代民间艺术家们的刻画与塑造下,似乎不再是静止的图像,而是生动鲜活的现实。

曲折迂回的展厅犹如被开启的时光隧道。

时光隧道的那边,就是大汉绚烂多彩的成都景色。

    田园景色美 农夫收割忙

在羊子山汉墓出土的“弋射收获”画像砖前,我感受到了汉代成都平原浓浓的乡村风情。

仔细看去,砖为两图。上图部分:一池碧波荡漾的池塘,几尾肥大的鱼和野雁在水中自由自在地游弋、觅食。满塘的莲(荷)花盛开,莲(荷)叶浮于水面。池塘边的树阴下,隐藏着两个宽袖长袍的猎手,手持弓箭跪在地上。一人身体弯曲、仰面朝天,手中的弓箭对准了正在空中飞翔的大雁。另外一人身体略倾、弯腰抬臂,对着雁群满弓待射。在他们身旁的空地上,各有一个用以放置“缴”(丝线)或“矰”(短箭)的半圆形木架。池塘的上空,十余只大雁呈惊恐纷飞状,四散逃逸。

下图部分则是另一番景象:一群农人正在田地里忙碌。右边是两个裸露上身、穿短裤的赤足椎发男子,手里挥动长镰,正在收割谷物。在他们的身后是两个着深衣的男子和一位穿长裙的妇女,正在俯身捡拾地里被割下的谷穗。最后还有一人肩挑禾担,手提一食具,正欲离去。

“弋射”又称“缴射”,是用一种在短剑上系有丝线的弓箭猎鸟,猎手通过这种丝线收回射出的箭以及被射中的猎物。“弋射”至少在战国时代就出现了,汉代时,演变为上流社会的一种娱乐消遣。从衣着打扮和行为上看,上方图中弋射狩猎的两位,显然不是一般的猎人。画像砖下方的收获部分则是普通农人的劳作场面,他们挽起双袖,赤着双足,在烈日下或风雨中忙碌、劳动,甚至于连吃饭喝水都不离开田间地头,与弋射部分充满闲适的情景相对照,不啻天壤之别。

自汉代中期以后,农村土地兼并现象日益严重,各地出现了大量的豪强地主。在这些豪强地主的庄园里,不仅有良田、豪宅、车马、牧场、武库、织机和酿酒作坊,有的甚至还拥有盐井和冶炼工场。范晔在《后汉书》中作了这样的描述:“豪人之室,连栋数百,膏田满野,奴婢千群,徒附万计。船车贾贩,周于四方,废居积贮,满于都城。”如此庞大的家业,自然需要雇用大量的奴仆和佃农为他们从事生产劳动,而失去了土地的人们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不得不在这些地主庄园里充当劳力。从这方“弋射收获”画像砖上看,在田地里劳动收割的农人有六人之多,不是一般农户家庭所拥有的劳动力人数,更像是地主庄园中的雇工。而手持弓箭的猎手很可能就是庄园的主人,只有他们才有可能在农忙时节还悠闲地弋射消遣。也许正是因为画面上的池塘和田地都为地主所有,这两种不同的场景才会出现在同一方画像砖上。

天空中的大雁、稻花飘香的农田、池塘里的莲藕鱼鸭……呈现在我面前的,不仅仅是美丽的田园风光,还有汉代成都平原兴旺的农业与农村经济。

AI修复了林徽因16岁旧照,美炸热搜!被误解60...

AI修复了林徽因16岁旧照,美炸热搜!被误解60...

本文授权转自:FashionTrip ID:kaishi09 近期,林徽因16岁旧...[详细]

男子当街殴打20年前班主任案将开庭 妻子发文道歉

男子当街殴打20年前班主任案将开庭 妻子发文道歉

原标题:“当街殴打20年前班主任”案将开庭 打人者妻子发文向...[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