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国际不再恐同日新京报发表评论:反歧视仍然在路上

电影评论 时间:2020-05-18 编辑:太阳城申博 浏览:
1990年5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疾病分类大会决议将同性恋自疾病列表删除。 2005年,加拿大大学教授和社会活动家路易斯-乔治汀发起倡议,将每年的5月17日设立为国际不再恐同日。这一纪念日旨在呼吁人们关注因为恐惧同性恋、歧视性倾向而产生的一切生理和精神

1990年5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疾病分类大会决议将同性恋自疾病列表删除。

2005年,加拿大大学教授和社会活动家路易斯-乔治·汀发起倡议,将每年的5月17日设立为国际不再恐同日。这一纪念日旨在呼吁人们关注因为恐惧同性恋、歧视性倾向而产生的一切生理和精神暴力以及不公平对待。

2020年5月17日,也就是今天,包含同性恋在内的性少数平权风潮在全世界许多地方仍然如火如荼,在另一些地方则似乎已经阶段性胜利。新观念搭建起新制度,向曾经饱受歧视、很难全然以真面目示人的性少数人群承诺出一种新生活。

国际不再恐同日”的设立是希望唤醒世人关注对同性恋的恐惧,因性倾向及性别认同,而产生一切加在肉体上及精神上的暴力及不公平对待。

然而,一切远未结束。即使在不少发达国家,反歧视仍未告罄。据一项2019年经合组织国家的调查,有三分之一的性少数受访者因性倾向而受到歧视。此外,近年来全球保守主义呈回潮之势。在世界不少地方,人们仍因性倾向而遭受暴力、被判有罪。历史潮流浩浩汤汤,但若以一个较短时期为观察对象,这种潮流也许是混沌的。这也是所有性少数者共同的隐忧。

而那些走过了平权“初级阶段”的国家和地区,则有新的问题要面对。移动互联网和消费主义削弱了旧的性倾向歧视,新的歧视链在性少数人群内部形成。回首这些年,“同志亦凡人”也好,“同性恋骄傲”也好,理念看似相悖,却是同性恋平权同一路径的一体两面:一面对外宣示,一面自我激励。然而,如果这条路通向的是新的歧视与压迫,不得不令人反思未来应该如何修正方向。

十五年又十五年,反歧视今后何去何从?

撰文|张哲

1

移动互联网和消费主义削弱了旧的性倾向歧视

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勃兴的这些年,塑造了年轻一代同性恋者迥异于前辈的成长经验。

恐同的实质,是恐惧不同。

“我是怪物、变态吗?”“是不是全世界只有我这样?”无关生活在何处,每一个在前移动互联网时代度过青春期的性少数者,面对当时社会上有形无形的歧视、孤立与霸凌,大抵都有过这种漫长又痛苦的自我身份认同过程。

而放眼全球,对出生在千禧年前后的不少当代年轻人而言,这份深入骨髓的耻感却已经恍如远古传说。新闻和影视的激励,公众人物的示范,心理成型期社会风气的整体开明,帮助他们总体上避免了前辈们面对生活曾经举棋不定的姿态。《断背山》那样隐忍的生活方式与情感选择,已经难以让许多生活在大城市的最新一代同性恋观众感同身受,至多唤起他们肃然起敬的叹惋与怀古之情。

电影《断背山》剧照。

更关键的是,基于即时定位的交友App的出现,令他们不必再像公园时期和论坛时期的几代前辈们那样,苦苦在身份的迷雾中挣扎。他们不必扮演荒原上孤立无援的一滴水,只要他们愿意,随时可以将自己投入同类的汪洋,向陌生的身体和心灵找寻慰藉、建立交流。而此类交流几乎是一个性少数者真正认识自己、接纳自己的必经之路,也只有敢于做自己的人,才能勇敢地向性倾向歧视反击。

当然,移动互联网不止惠及新一代年轻人,先行者们也许曾经深陷自我怀疑的泥淖,但如今许多人已经摆脱了那份耻感,投身一种新的生活方式。2019年的阿根廷电影《世纪末》中,男主角诗人Ocho来到度假地点的当晚,就打开交友app,探索潜在的可能性。尽管本次搜寻没有出现令他满意的人选,但这短短一幕仍还原出当代同性恋者习以为常的生活经验。

电影《世纪末》剧照。

《世纪末》讲述了一个在回忆和幻想间漂移的三段体故事。世纪边界的1999年,刚成年的Ocho在小树林里和陌生人发生了关系,这令他恐惧不已,怀着迎接末日般的心情打开台式电脑,搜索艾滋相关知识,误以为自己必然中招。二十年后的2019年,当年那种方寸大乱,最终化成淡淡一句“我有吃PrEP(预防hiv的药物)”。

这部电影的经典场景之一,是Ocho与重逢的男二Javi(已婚多年,当然,配偶是男性)在天台上喝酒聊天。他们的闲谈跟恐惧和歧视毫不相干,而是轻松地分享感情和生活的开阔性。科技、政治的进步改变了人群的生活方式与心理状态,《世纪末》即是明证。

电影《世纪末》剧照。

而另一方面,消费主义和全球化也反制了对同性恋的恐惧和歧视。

如今在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同性恋不再仅仅是一个政治议题,更是快速向经济领域蔓延。在平权意识高涨的国家和地区,性少数人群的购买力让人无法小觑。即使在平权仍处于初级阶段的国家,由于许多同性恋者不像异性恋同龄人那样需要面对抚养孩子的压力,也拥有相对更高的可支配收入和购买力。因此,专门迎合同性恋客户,或对其表现出友好的娱乐、影视、健身、美容、时尚、奢侈品、日用品、医疗、科技、旅游与色情等产业,在世界各个角落兴旺成长。

这种经济模式散发出新鲜而诱人的彩虹色光泽,正是在其映照下,一种新的男同性恋形象范本浮出水面,并逐渐固定成型。有别于过去那种阴郁、女性化、神经质、天然和艾滋病挂钩的刻板印象,它是阳光、乐观、健康、年轻、品味良好且男性特征鲜明的,因而也更易为普罗大众所接受。

在一片称赞、祝福甚至歆羡中,它当仁不让地为所有性少数者代言,仿佛可以庇佑他们远离过去那种基于偏见的歧视与恐惧,并为他们提供一种宝贵的群体归属感。上月告结的美剧《摩登家庭》最终季中,中年男同夫夫Mitchell和Cam参加一个泳池派对,结果放眼望去,泳池内外全是精致帅气、身材完美的年轻小伙子。而每年泰国宋干节前后的航班、夜店、餐厅和酒店,时常出现清一色须发精致、短裤大胸的华人男游客,则是男同性恋样板的东亚版本。

2

新的歧视链在性少数人群内部形成

无论外部社会还是自身内部,性少数都渐渐被视为一种常态,这不能不说是过去十五年——或者三十年——人类文明的一大进步。“玫瑰少年”叶永鋕的悲剧被流行歌手唱成金曲,成为后来者不该遗忘也不必重蹈的历史教训。而包含流行语在内的许多同性恋文化元素早已出圈,成为社会大众普遍接受的认知。

张艺谋陈凯歌现在的作品为何不再感人

张艺谋陈凯歌现在的作品为何不再感人

疫情导致学术交流和研讨几乎不能线下举行,但我们涉及的这个专...[详细]

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举行创投会,院长贾樟柯将监

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举行创投会,院长贾樟柯将监

3月9日下午,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下文简称“温影”)联合上海...[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