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民法典时代中国民法解释论的新发展:婚姻家庭编、继承编”顺利

婚姻 时间:2020-07-21 编辑:太阳城申博 浏览:
2020年7月5日下午,民商经济法学院“民法典和中国民法解释论新发展的系列研讨会”的第四场 “民法典时代中国民法解释论的新发展:婚姻家庭编、继承编”,在腾讯会议平台上成功举行。此次研讨会邀请了来自清华大学、武汉大学、北京航天航空大学、上海财经大

2020年7月5日下午,民商经济法学院“民法典和中国民法解释论新发展的系列研讨会”的第四场 “民法典时代中国民法解释论的新发展:婚姻家庭编、继承编”,在腾讯会议平台上成功举行。此次研讨会邀请了来自清华大学、武汉大学、北京航天航空大学、上海财经大学、山东大学以及华东政法大学等高校的多名专家学者参与。

研讨会伊始,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院长于飞教授对各位专家学者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随后,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李永军教授作了开幕致辞。李永军教授指出,婚姻家庭编纳入民法典不仅对研究婚姻法的学者产生很大影响,对研究民法的学者来说也同样如此。诸如夫妻共同财产等问题还有待深入的研究,因此我们聚在一起讨论这些问题是非常必要的,也希望这次盛会能够给大家带来更多的启迪。

本次研讨会分为基调报告、专场报告、自由讨论三个环节。研讨会首先由中国婚姻家庭法研究会会长、中国政法大学夏吟兰教授作基调报告。

在基调报告环节,夏吟兰教授作了题为“婚姻法回归民法典之后的变与不变”的主旨演讲。首先,夏吟兰教授从法学教育的高度呼吁应当重视亲属继承法的课程,认为应当将亲属继承法作为一门必修课来设置;其次,夏吟兰教授从三个方面总结了婚姻家庭编入典之“变”:其一是体例结构的变化,即婚姻家庭编从独立的单行法重新回归民法典;其二是婚姻家庭编与其他各编关系的变化,即婚姻家庭编入典之后需要与其他各分编保持逻辑结构上的关联性和协调性;其三是具体制度和相关规定的变化,比如增加了亲属、近亲属与家庭成员的概括性规定,修改了禁止结婚的条件,完善了婚姻无效与可撤销制度,增加了日常家事代理、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婚内析产、登记离婚的冷静期、亲子关系的确认与否认、离婚损害赔偿的兜底性规定,取消了家务劳动经济补偿制度的适用前提,修改和完善了收养成立的条件等等。最后,夏吟兰教授从婚姻家庭关系的伦理价值观、调整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之法律规范的区别以及婚姻家庭编宜粗不宜细的立法技术等三个角度分析了婚姻家庭编入典之后的不变之处。

随后,研讨会进入第一单元婚姻家庭编的专场报告环节。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刘家安教授主持了这一环节。华东政法大学许莉教授、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叶名怡教授、武汉大学法学院冉克平教授、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金眉教授作为报告人依次作了精彩的主题发言。

许莉教授以“协议离婚行为的效力规则”为题做了报告。围绕着身份法律行为与民法总则之间在适用上可能存在的三种关系,许莉教授表达了协议离婚行为的效力规则在适用上的困惑。她认为,在解释上,协议离婚的效力判断应适用“无规定,无无效与撤销”的规则,并且这一规则在司法实务中也能够得到验证。针对离婚行为与结婚行为适用不同效力规则的现象,许莉教授从协议离婚行为性质的特殊性、我国对于婚姻解除判决的特殊性以及现代离婚的发展趋势等方面揭示出了其深层次的原因。

叶名怡教授的报告主题是“身份协议参照适用合同法规则”。叶名怡教授认为民法典婚姻家庭法最大的变化不是在婚姻家庭编而是在合同编。《合同法》第二条明确排除了有关身份关系协议适用合同法规则的可能性,而《民法典》第464条第二款对此作出了改变,这一改变使得婚姻家庭领域所有身份类的协议都因为“可以根据其性质参照适用”合同编的规定而变得有法可依。接着,叶名怡教授分别以婚约、忠诚协议、收养协议、监护协议以及赡养抚养协议这五大类身份协议为例,梳理了身份协议参照适用合同法规则的可能情境,形象具体地说明了民法典第464条第二款规定的重大意义。

冉克平教授的报告主题是“配偶权的第三人效力”。冉克平教授认为,如果以霍菲尔德的权利分析理论为基础来考察的话,由于配偶权在权利结构上是一种弱意义上的请求权,与具有绝对权属性的人格权有很大的不同,因此将身份协议参照人格权来保护应尽可能地谨慎。他进一步地从比较法的视野考察了第三人侵害夫妻身份权的实然状态,指出从二战以后近几十年的情况来看,法国、德国、意大利、美国等西方主流发达国家地区的民法关于侵害配偶权的关注点是如何在无辜的配偶与第三人的人格自由之间进行利益平衡的问题。原则上应当认为配偶权只具有对内的效力,而不应当约束第三人。尽管我国《民法典》的人格权参照条款似乎为无辜的配偶方起诉第三人提供了一个法律上的路径,但是鉴于侵权责任法的谦抑性、婚姻家庭法的封闭性、人性的复杂和社会价值的多元性以及我国司法审判的长期做法,对此路径显然应该作目的性限缩的解释,而不能够放任。

金眉教授报告的主题是“身份权利保护参照适用人格权条款研究”。首先,金眉教授从法条性质、适用的前提、调整的对象、适用的方式以及制度的功能等多个维度对《民法典》人格权编第1001条作了解读。在此基础上,她进一步地对该条款是适用于婚姻家庭关系的内部关系还是外部关系展开了分析。她指出,由于人格权和身份权在属性上的不同,因此基于“权利保护的相似性就是参照适用的正当性”而认为身份权应当参照人格权进行保护的这一观点值得质疑。最后,金眉教授得出的结论是:身份权的类型构成是非常复杂的,其构成中有单独属于相对权的身份权,也有同时具备绝对权和相对权双重属性的身份权以及单独属于绝对权的身份权,因此对于身份权是不是要适用人格权保护的问题要区别而论。对于仅仅具有相对权属性的身份权利,肯定是不适宜适用人格权保护的;而对于兼具有绝对权和相对权属性的身份权利,则也要区别对待。

在第一单元婚姻家庭编的自由讨论环节,中国政法大学尹志强教授就特定情形下配偶权可否为侵权法所规制的问题向冉克平教授提出了疑问。冉克平教授对此作出了回应。他认为,我们不能简单地用财产法的思维和理念来对婚姻家庭中的一些制度进行类比。尽管夫妻之间的婚姻关系可以视为契约,但是此契约是一种情感文化共同体,它毕竟建立于伦理基础之上,而与工具主义的一般财产性契约具有很大的差异。因此,如果我们简单地将两者进行类比,然后用第三人侵害债权的方式来保护无过错方配偶的话,可能会面临对于无过错方配偶的保护与过错方配偶、第三人的人格独立和人格自由发展之间的利益失衡问题。

第二单元继承编的专场报告环节由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李永军教授主持。

首先,山东大学法学院张平华教授作了题为《继承编的创新和继承法的整理》的专题报告。张平华教授从“继承法向财产法的被动回归”和“继承法向财产法的主动回归”两个角度分析了继承编的创新。就前者而言,由于继承制度贯穿于整个民法典之中,因此其他各编都会或多或少地涉及到继承法律制度,比如总则编中民事法律行为的一般制度,合同编中有关债权债务的概括承受规则,侵权责任编中死者近亲属的请求权问题等等;就后者而言,具体表现为:一是继承编不再沿袭继承法的做法,不再具体地列举遗产范围,而是概括规定遗产的范围。这一做法明显有利于全面保障继承自由;二是遗嘱是典型的单方行为,因此完善了遗嘱制度,势必会丰富民事法律行为的基本类型。为此,继承编使遗嘱形式更加广泛、遗嘱自由更加充分以及将遗赠扶养人的范围从“集体所有制组织”扩大为各类组织和个人,拓展了协议适用空间,有利于解决养老送终问题。最后,张平华教授谈到了继承制度之法律渊源的整理问题。他指出,《民法典》之出台无法完全消除继承法律渊源之多元性。基于立法便利、体系考虑等,特别法仍可以维持既有继承制度,而整理既有继承法制,出台系统完善的司法解释是当前的重要任务。

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为“家和万事兴”提供更

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为“家和万事兴”提供更

新华社北京5月16日电 题: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为“家和万事...[详细]

AI修复了林徽因16岁旧照,美炸热搜!被误解60...

AI修复了林徽因16岁旧照,美炸热搜!被误解60...

本文授权转自:FashionTrip ID:kaishi09 近期,林徽因16岁旧...[详细]